呆囧布

最近迷恋爆轰,本质是轰苏。朱修,奇杰,盾冬,原则上不拆,有好文的话可以例外……(其实就是没原则)

Kreisleriana3-Appassionata

*CP:爆轰

*无个性,双钢琴手

*大概是个中篇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自己

*本章标题音乐:贝多芬“热情”奏鸣曲第一乐章,巴伦勃依姆演奏

(qq音乐链接见下)

https://y.qq.com/n/yqq/song/004fgGsx4MEuDC.html

以下正文


Kreisleriana


3> Appassionata


“青演赛?!爆豪你要参加青演赛?!”


爆豪迅速把听筒拉到半米外,然后冲着话筒猛烈回击:“有什么问题吗死妖婆?又能折磨我了很高兴是不是啊?啊??”


听到对面传来的经典巫婆笑,他简直想回到两分钟前掐死那个慌不择路的自己。

- 

爆豪胜己的字典里本没有怕这个字,即使是老太婆拎着平底锅满院子追杀他,他也没在怕的。但是,濑户千惠是例外中的例外,毕竟强悍如爆豪,也逃不过“被主课老师骂到怀疑人生”的琴童定律。


跟轰焦冻下完战书的当天,爆豪就一直被选曲问题所扰。回到家后立刻登上官网,观摩了几场比赛录像,更是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找了多么大的一个麻烦。


对自己的水平倒是有信心的,但爆豪一直以来最不缺的就是自知之明。初中的那些经历,跟这次比起来全是小打小闹,更不用说当时的演出加入了多少不合主流的个人风格。随着琴技和人格的成长,爆豪愈发不愿受限,所以才在一年半前拒绝上主课,自己在家练习。出乎意料地,不顾老太婆的反对,那个妖婆竟欣然同意了。


“与其继续把我的想法灌输给他,不如让他自己摸索一段时间吧。”


不过现在看来,那个妖婆早就认定他会找回去啊……真是不爽。关上比赛录像,爆豪从通讯录里找到“濑户老妖”的备注,踌躇片刻之后拨了过去。

 -

“比赛的评判标准?没想到你小子竟然会关心这种形式化的东西。”


“没办法啊!这次我是认真的。”爆豪略带烦躁地回道,随后又沉住气加了一句“很认真。”


“那可不好办啊……”濑户从沙发上站起身,站到了琴房的书架前,“如果你只是去玩玩的话,我倒是有挺多想法。想要进决赛?那可不是聊聊天就能让你开窍的!这样吧,明天放学到我家来,正好我看看这一年多把你野成了什么样子。”她的手指从一列列书脊上拂过,掠过了大部分又抽出了一些。


“行,那我大概六点半到。”


“诶,我可没有饭给你蹭哦……”


“谁要吃你做的黑暗料理啊老妖婆!”

 -

“唔~~胜己的手艺见长嘛,琴技什么时候能达到这种高度啊!”濑户毫无形象地扒拉着碗里的罗宋汤泡饭,口齿不清地评价,“要不你去参加厨艺比赛好了,最近不是有那个什么什么厨王争霸……”


“你能不能闭上嘴好好吃饭???”


“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胜己认真你就输啦!”


果不其然,爆豪敲开濑户家的门时,屋里披头散发穿着睡衣的女人就递给他一个装满土豆洋葱西红柿的塑料袋,满脸堆笑地说:“吃饱再弹琴哈。”


看在妖婆还没提学费的份上,先忍她一忍吧。爆豪气势汹汹地给自己盛了碗汤,试图适应阔别进两年的憋屈感。


也不是啊,昨天才被那个半边混蛋搞得超不爽……说到底自己会坐在这里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女人当保姆也是托了他的福!


“砰”地把空碗放在桌上,爆豪径直向琴房走去:“我去热身,碗你自己洗。”


濑户含着一块土豆,目送表情突然严肃地爆豪离席。


“你这样不行啊。”


“我知道不行啊死妖婆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濑户甩着洗碗水走进琴房的时候,爆豪的“黎明”正进行到展开部。站在门口抱臂听完全曲后便有了以上对话。


“想拿这首参赛?”她拖过上课用的椅子坐在爆豪旁边,从琴顶的一摞谱子里抽出贝多芬钢琴奏鸣曲集翻开。


“嗯。”


看着爆豪称得上平静的脸,濑户真切地认识到,他真的是来求助的。


“既然你说你是认真的,那就先把话说明白呗,”她在椅子上盘起了腿,“为什么要参加比赛?”

 -

打开家门,光线一下子暗了许多。轰弯腰把球鞋摆好,跨过玄关前一双东倒西歪的拖鞋,无视了餐桌上打包好的饭菜,给电热水壶灌水插电,从储物柜里拿出一盒速食荞麦面,就着黄昏的余光用了晚餐,然后依惯例做了一套手指操。他任由血液往饭后的胃部涌去,带着一丝倦意看光线在指缝间舞蹈。淡金色,他想。中午尚且灼人的阳光,在夜幕降临前却温柔地流转,与总是处于烦躁状态的某人不一样。


与爆豪同班,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突然就被下了战书。轰在事后倒是对自己当时的不拒绝有充足的解释,他参赛,他很强,那就总会比一场。但他不够强,所以自己不会输。所以应了就应了,并没有什么影响。


最后舒展了一下手指,他起身把空餐盒丢进垃圾桶,将最后一丝阳光关在了琴房门外。

- 

大概是初二上学期,班里的女生间忽然刮起了一股刺绣风。不是划好格子配好颜色的十字绣,是老一辈那种自己画样图,在一片丝绢上排出紧密图案的慢工细活。一些和女生玩的不错的男孩子手里被硬塞了针线,在众女生的起哄下秀出一些歪歪扭扭的线条。


“哇靠,女人太可怕了。”前座的男生花了五分钟穿好针线,在绷成圆形的绢布上绣了两下便宣告放弃。“轰君你试试,真是难,她们怎么会有耐心搞这些玩意儿?”


趁着课间打瞌睡的轰懒洋洋地抬起头,接过前座手中的活计。


“靠!掉了掉了!”那哥们儿惊恐地嚷道。轰垂眼一看,前座小哥好容易穿进针孔的线已经掉了出来,歪歪扭扭地覆在手腕上。他捻起线,搓了搓线头,对准针孔一下穿了过去。那小哥突然噤了声,然后兴奋地扯扯工具的主人:“喂,轰他一秒就穿好了!”


周围的女生忽然全部转过头来,小哥一瞬间有点后悔。


“轰君,穿好以后要在线尾打个结哦!”女生们开始了口头指导。


“这样吗?”


“对对!绣普通线条的话,可以先绣虚线,然后原路返回填补空白处……能明白吗?”


轰端详了一下手中的布料,点了点头,接着埋头动作起来,一瞬间周围围上来一圈小脑袋。


“哦哦哦!”


大概过了两分钟,随着围观群众们的惊叫,轰抬起头问道:“这个怎么收尾?”


兴奋的女孩子们似乎没注意他的问题,接过刺绣传看了起来。银白的丝绢上是一个黑色的高音谱号,远看就像打印出来的一样。

 -

在书柜里翻找指甲剪的轰在角落里摸到一块凉滑的布料,才想起之前还有过这种事。后来那块绢布的所有者给图案收了个尾,将这幅作品留给轰作纪念。


轰从小在手工课上表现都很好。小组作业的时候最麻烦的部分基本都是他动手,做出来的东西基本和样图一摸一样。他摸出指甲锉磨了磨冒尖的指甲,便坐到钢琴前开始练基本功。


通过精密的学习和微小的像素点,AI也能复制拉斐尔、梵高、毕加索。配合更复杂的算法,创造出新的风格也不是不可以。轰调动着手指、手臂乃至全身的肌肉,一边读着脑内那些设计好的、细致入微的表情记号,一边分了些神。说到底,自己的演奏和AI也没什么差别。


严格说来,这种程式化的演奏方式,和安德瓦的初衷并不相符。作为一名颇有建树的演奏家,自然知道个人风格的重要性。但经过十多年的精细化训练,这种演奏方式似乎也可以说是必然结果了。初学之时,天生较弱的四指就被重点照顾,酸了、疼了就休息几分钟,再重复练习,在双手能负荷的前提下,这个过程可以无限循环。地狱一般的四指练习持续了两年才逐渐被取消。轰一时不太明白,幼小的自己当时是怎么撑过来的。也许是……


“来,妈妈给你揉一揉。”


一个乐段结束,轰把双手放在膝盖上,轻轻地揉了揉左手无名指的指根。那里已经不会轻易酸疼了,即使是强负荷的训练,结束后往往也是全身的疲累,手指在伸展之间就能得到放松。


门外响起大门开关的声音,但轰并不想继续。脚步声径直逼近,琴房的门打开,白炽灯在几近黑暗的空间里亮了起来。


“又不开灯。”高大的男人随口数落,将谱子翻开放在空荡荡的谱架上,“看谱。”


轰抬眼,在安德瓦的注视下将乐曲重新开始。

- 

“我明白了。青春的宿敌,浪漫又热血!”听完爆豪三言两语的陈述,濑户猛地拍了下巴掌,“但是选曲太草率。不是说‘黎明’不适合你,但如果想打个漂亮的开场,有更好的选择。”


“也不是非弹不可。那换哪首?‘锤子键’?”爆豪埋头翻谱子。


“真是毫不掩饰的功利心。”濑户一把抢过乐谱,翻了翻放到钢琴上,“要我说就这个,你肯定也满意。”


Appassionata, 热情。


“很好,”爆豪交叉手指做了一个拉伸,“就这个。”


这个笑容,真是很久没看到了啊。濑户在一旁默默地想,还是一样瘆人。不过,看到了就放心了。

 -

时针指向10,轰按下最后一个音,做出恰到好处的收尾。


“保持状态,好好琢磨一下刚才强调的细节。”安德瓦起身拍拍轰的肩,“NO.23可是我当年的拿手好戏。”


轰低头擦着琴键,敷衍地“嗯”了一声。

 

TBC

 

[正文不够,贴士来凑]


•钢琴演奏中所说的4指就是无名指,相应地,大拇指为1指,小指为5指。一般都是标阿拉伯数字的,但是总觉得放在文里有点突兀……?

(然而由于不使用大拇指按弦,小提琴的4指是小指……天知道我刚开始学钢琴的时候有多混乱)


•“锤子键”奏鸣曲大概是贝多芬钢琴奏鸣曲里难度最大的之一,当时一般钢琴好像会被弹散架的那种……难……(传说传说)


•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第23号,热情。是的,两人撞曲目了w绝对不是为了选曲省事儿,相信我!

缘分,妙不可言。

 [以下碎碎念]

上一篇犯了两个鱼唇的错误,在 @一脸S相 姑娘的提醒下偷偷改掉了,特此感谢~

能码字的时间实在有限,我尽量保持每周1-2更!

感觉这个故事阶段,两个人完全是两种气氛……我也想写互动好吗!无敌想!不过真正的互动大概要等到比赛结束。比赛得有两轮,但愿我不会写得太拖……

不知道大家觉得刺绣轰萌不萌,嘛,就是想体现一下双手的控制能力……以后可以偷偷在爆豪衣角上绣考拉w

感谢看到这里!

[顺便,有人想知道的话,叫我阿呆就好]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