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囧布

最近迷恋爆轰,本质是轰苏。朱修,奇杰,盾冬,原则上不拆,有好文的话可以例外……(其实就是没原则)

Kreisleriana2-Waldstein

*CP:爆轰

*无个性,双钢琴手

*大概是个中篇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自己

*本章标题音乐:贝多芬“黎明”奏鸣曲第一乐章,巴伦勃依姆演奏

(qq音乐链接见下)

https://y.qq.com/n/yqq/song/003uo6yo0jigSw.html

以下正文


Kreisleriana


2>Waldstein


“啊。”

“啊?!”


高中生活的第一天,雄英高一A班相互问好其乐融融的氛围,被两个极为突兀的感叹词打破了。同学们都停止了对话,向两个罪魁祸首看去。


那两人还毫无自觉地大眼瞪小眼,半晌后又突然一起开了腔:


“爆豪胜己。”

“半边混蛋?!”


是……认识的人吗……?同学们的表情有些微妙,不过也微妙不过这两人的反应。听到爆豪的称谓,轰焦冻皱了皱眉,随即表示抗议:“爆豪同学,我觉得给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取不友好的外号有失礼貌。”


唔,气氛更尴尬了。同学们不禁扶了扶额。


“嘁。”爆豪拒绝接受抗议:“啊,正好,我还正愁怎么找你呢。出来,有话问你。”

“不能在教室说吗?还有一刻钟就上课了。”

“一刻钟足够了别废话快跟老子出来!”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教室的背影,A班的同学们表情很复杂,但想法似乎都差不多:

第一天就当众找茬的同学,还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

爆豪其实说了句胡话。什么正好,两个多月过去,他几乎快忘记见过这个人了。但是再一见到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铺天盖地的问题从大脑中苏醒,将他带回了初三毕业后的那几天。

 -

毕业舞会的第二天,绿谷惊讶地看见爆豪主动给他发了一条短讯。


-废久,你认不认识我们学校一个左眼有伤疤的家伙?头发半红半白。

-啊,我知道他,是A班的轰同学吧,小胜问起他有什么事吗?

-别多管闲事。他叫什么?


拜托有点麻烦别人的态度啊,小胜。绿谷腹诽了一句,不过还是好脾气地回复:


-轰焦冻。对了,初二有次数学竞赛你不是破天荒的拿了第二吗?当时的第一就是轰同学,我以为你会有点印象。


爆豪看完短讯差点爆炸,光速回了一句:


-臭小子胆子大了是吧,敢隔应我了?


回完才稍作回想,发现的确是有那么回事,轰焦冻这个名字他倒是记得的,不过一直没有见过本人。嘁,不就是竞赛赢过他一次……


不,不止这些。Todoroki,跟同龄人比有些夸张的演奏,红色的头发……他打开了电脑网页,输入这个刚对上号的名字,意外地出现了很多匹配内容。


“12岁报名青年组,夺得银奖?轰焦冻:我只是努力了”

“钢琴天才轰焦冻再夺金奖”

“爱子轰焦冻参赛,安德瓦拒参评审”

……


啊,想起来了。爆豪捏捏鼻梁,美籍日裔的钢琴家安德瓦,原名轰炎司,年轻时曾在多个国际比赛中获奖,也算是世界闻名的钢琴家。但十多年前回到了日本并定居,传闻是演奏生涯遇到了瓶颈,因而回国闭关。事实证明,的确是闭关,不过修炼的不是他罢了。


爆豪嘲讽地笑了笑。他并不喜欢安德瓦的演奏,即使他被称为“日本的骄傲“。那宽大的身躯,神气活现的五官与表情,大开大合的肢体,让他像是一个猎人,而他的表演就像是在炫耀猎物——他手中的曲目。那些颤音、双八度、飞速的爬动,甚至那些抒情片段刻意的延长与强弱对比,都像是展示猎物的美:虎的牙,狐狸的尾巴,狮子的鬃毛,鹿的角,翠鸟的羽毛……没有什么是活着的。


但是,那个从不在学校显山露水的半边混蛋不是那样的。爆豪疑惑了起来,虽说儿子不一定随父亲,学生也不一定完全继承老师的风格,但轰焦冻未免也太低调了,低调的不像一个乐手——乐手应该总是保有表演欲,热爱舞台并渴望舞台,爆豪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回想起轰焦冻那天晚上的独自表演,爆豪第一次有点怀疑自己。那种乐音不是在舞台上能听到的,不是在录音棚能听到的,甚至不能在任何一个存在轰焦冻以外的人的地方,为第二个人所听到。那是……爆豪斟酌着词句,对,那是自己内心的回音,是将自己完全地放进自己,或完全地脱离自己,才能演奏出来的声音。明明不为了任何人而演奏,明明不在任何一个舞台上,却该死的动人。爆豪疲惫的倒在床上,感觉自己的音乐观乱成了一锅粥。


不,等等。他猛地坐起来,重新在视频中搜索轰焦冻。他不是不上台,他上的都是比赛的舞台,而比赛总会有人把视频传到网上的。果不其然,搜索结果里全是他那半红半白的脑袋。爆豪随便找了个清晰度比较高的点了进去。


开场一片寂静,几秒后是主持人机械的报幕声:“初中组第3号,轰焦冻,自选曲目:贝多芬钢琴奏鸣曲,NO.21,第一乐章。


“黎明”吗,就像是“月光”的反面似的。爆豪乱七八糟地想着,忽略了那晚响起的《月光》其实来自他自己心底。


那家伙从舞台左侧走了出来。他穿着黑色的衬衫、西裤和皮鞋,头发柔软地搭在额前,鞠躬时轻巧地飞扬。他走到钢琴前坐定,闭了闭眼,摆好了手位。


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吸气声,黎明的第一束光照了进来。他的手像猫柔软的爪子一样拂过琴键,太阳似乎又升上来了一些。爆豪惊讶地看着轰焦冻在数百人前展开一幅清晰的音画。他仿佛能看到蝴蝶翻飞的翅膀,露水滴落的轨迹,叶子上时刻变换的阴影。细腻但不冗余,触键清晰有力,分句得当,表情记号完美表达。


这就是……舞台上的轰焦冻。


黎明,爆豪也弹过,但对于这首曲子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喜恶。但换到轰焦冻手里,却是这样的出人意料。


曲目过半之时,爆豪忽然意识到,一种不和谐的感觉一直阴影似的跟随在流动的音符后面。画卷仍然在铺展,一切和之前都一样完美,但是就是有哪里不对。


他细细观察这视频里的人,看他每一分微小的动作。数小节过去,他似乎找到了答案:


那人的表情和音乐的表情完全对不上。


不是说所有演奏者都需要用丰富的表情来表达情感,面瘫的演奏家并不少见。但是,轰焦冻带来的不和谐,不止是来自于面部表情,还有肢体。乐句上扬时,他身体的每一丝肌肉都在助力于完成这一行为,一丝冗余的动作都没有,一丝都没有。


但凡带有一点个人情感,都做不到这般精细。


爆豪反应过来了,这很可能是一场极为高明的照本宣科。而那个“本”,当然不是安德瓦——那人是有明显的自我风格的——而是精心设计好的一套表演规范。不得不说,设计得非常好,是能够给大多数人带来审美愉悦的设计。但是从这其中,嗅不到一丝轰焦冻本人的气息。他就像一个能完美完成指令的机器人,那指令也许甚至包括了对乐曲的理解。台上的是一具完美的空壳。而那灵魂,却只在无人之时才会出现。


啊……这是怎样畸形的演奏观啊!爆豪暴躁地揉揉头发,关掉了视频,有些绝望地想,本来就不是认识的人,毕业后更不知道去哪儿了吧,这大概会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而现在,那个谜题本身就站在他面前。


还有10分钟就要上课,天台上除了他们没有其他同学。轰看了看腕表,又看看爆豪,刚想开口说“只有十分钟了你能尽快吗”,就被气势汹汹地抢过了话头: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为什么不上台表演?”


轰被问得愣了一下,才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我们在赛场见过吗?”


“别用问题回答问题!”


轰迅速地回忆了一下,并没有爆豪参加过什么大型比赛的印象。可能是旁听过吧……他觉得思路又开始往歪了滑,嘴上随意回了一句:“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虽然也算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之一……爆豪还是感觉眉上的青筋跳了两跳。


“你别给我搞错了,半边混蛋,”他气得反而挂上了狰狞笑脸,低着嗓子道,“老子只是想证明,我爆豪胜己所得的都是应得的。突然发现你这种畏首畏尾的家伙,可真是恼火得很啊。下个月高中联盟的展演你给我好好准备曲子,我要让你看看舞台到底是谁的主场!”


轰莫名其妙地听完这段挑战宣言,忍住抬手看表的冲动,回话里透出了不耐烦:“那我也就直说了,我对演出什么的没兴趣,也没有义务陪你玩什么成就感游戏。而且下学期有重要的比赛,没有多余的心思参加活动。要是没别的事,就赶紧回去吧,”轰终于得以看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挑战宣言被直截了当地拒绝,对方还一副“赏脸陪你聊两句罢了还不快退下”的表情,爆豪第一次尝到了语塞的滋味。轰看对方还没有动作的意思,心里叹了口气,干脆转身就走。没出几步,就听见背后炸开的怒喝:


“站住!”


无奈间回过头,只见爆豪胜己慢步踱来,脸上却没有先前那种肤浅的怒意。那双红色的眼睛直盯着自己,完全不似刚才那孩子气的表情。“比赛是吧。既然你那么喜欢在比赛里出风头,那我可就抱歉了……才怪。”


红色的瞳孔几乎贴到了面前,轰不由得后退了半步。


“这个破比赛老子也去,而且一定会拿到优胜。到时候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准备明年的展演,知道了吗?”


这是什么别致的打赌方式啊……反应了一下爆豪的逻辑,轰心里小声地说。本来想着怎么回绝比较合适,不料在那双眼睛的凝视下,话到嘴边却变成了:


“……随你便吧。”


上课铃突然响了起来。


不出意外,到教室时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在全班同学忧虑的目光下,两人在高中生涯的第一节课就被揪到教室后面罚站,并被勒令在一节课内背完语文课本的第一篇课文。相泽看着座位上战战兢兢的小脑袋们心想,开学第一天就杀鸡儆猴还是很有必要的啊。

虽说要参加比赛……但是连比赛的名字都不知道啊!好容易下了课,让老师检查完背诵,爆豪才有时间为刚刚的赌气结果操心。从搜索结果看,明年上半年最大型的比赛应该就是这个全国青年演奏家大赛。决赛评委来自世界各地,多是顶级院校的教授,以及享有声望的演奏家甚至指挥家。看完专家评委名单,果然安德瓦的名字并没有出现。看来没错了。


全国青年演奏家大赛,即使是不怎么关注比赛的爆豪也有所耳闻。说是青年,其实年龄不设限。若能打进决赛,几乎就是拿到了世界一流名校的敲门砖,稍逊一筹的学校甚至可以免去专业课考试。因此,参赛选手大都是冲着做职业演奏家的人,竞争可以说是相当激烈。


哈,也不赖嘛,比赛什么的,爆豪心想,突然感到了兴奋与紧张。


TBC


每更一条小知识:Waldstein,就是贝多芬的“黎明”奏鸣曲啦。类似“月光”“锤子键”“暴风雨”等,“黎明”也并非贝多芬自己取的标题,是听众为这些奏鸣曲取的诨名。此曲本名“华德斯坦”,是献给波恩时代的朋友华尔斯坦伯爵的曲子。


选曲使人无从下手……第三章写完感觉很不对,八成是废稿。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觉得对演奏的描写太多会太拖沓?之前没什么经验,所以控制文章节奏的能力不太够,希望大家多多提建议,我接下来好调整重心~

当然有其他任何问题和建议也请多多提出!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