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囧布

最近迷恋爆轰,本质是轰苏。朱修,奇杰,盾冬,原则上不拆,有好文的话可以例外……(其实就是没原则)

Kreisleriana1-Kinderszenen

*CP:爆轰

*无个性,双钢琴手

*大概是个中篇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他们自己

*8月10日爆轰日快乐!

*本章标题音乐:舒曼《童年情景》组曲,马尔塔•阿格里奇演奏

(老阿姨不会插入bgm,qq音乐专辑链接见下)

https://y.qq.com/n/yqq/album/000zmuIM3EdDak.html#stat=y_new.singer.album.album_pic

以下正文


Kreisleriana


1. Kinderszenen


毕业典礼多少还是有那么点神圣感的。毕竟上一次毕业典礼大家都还是孩子,对毕业的理解大概也就停留在分别、改变,甚至升级这种浅显的词汇上。初中的少年经历的是自己拿着铁锤胡乱锻造自己的过程,虽说胡乱,也肯定是锻造了的。即使是最调皮的学生,在这一天也会用最庄重的眼神和心意,接收校长颁下的毕业证书。


不过晚上的毕业晚会就和“庄重”没有半点关系了。初步发育的年轻身体第一次裹上华丽的裙摆或挺拔的西装,拼命回忆着临时抱佛脚学会的舞步,这场面不禁令人担心这种尴尬会持续整夜,然后在音乐的戛然而止中匆忙结束。直到某个金色刺头的小子闯进音控室,按停了正在播放中的古典舞曲,对着麦克风“喂,喂”两声,那为全校人所熟悉的嚣张声音便带着电流声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你们这些家伙,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初三毕业,别弄得像葬礼一样啊!”


话音刚落,摆着滑稽舞蹈姿势的同学们就看见几个大叔从门外推进来一个黑色的大家伙。忽然间有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声喊道:


“爆豪胜己!爆豪胜己!爆豪胜己”


同样穿着西装却没打领结,甚至敞开了两颗纽扣的金发小子从音控室里走出来,直直走向那黑色的物体。这时明白的人似乎更多了,欢呼声随着他的靠近越来越大,几乎要掀翻房顶。一个身影从人群中挤出,逃离似的踱到房间最后方,才转过身,略长的刘海下异色双瞳散散地向喧闹的中心看去。


那瞬间成为人群焦点的人从容地走到钢琴旁,掀开了琴盖,随意拖过一个折叠椅坐下,侧头对上了不知什么时候支上的麦克风,说:


“忘了什么鬼华尔兹舞步,给老子爱怎么跳怎么跳!”


音符炸响,全场沸腾。

 -

爆豪胜己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大概就是平庸。神奇的是,人们对他的嚣张还挺买账,毕竟他用了一学期就让大家认识到,不论是考试、学科竞赛、运动会,还是合唱比赛、十大歌手、音乐节,爆豪胜己出现的地方总会是顶端——不是最好,就是最炫。


所以他在毕业舞会上出的风头没什么稀奇,不出风头才稀奇。后来又有人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架子鼓,有人拿出了低度数的酒精饮料(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一开始的尴尬气氛荡然无存。毫无疑问,爆豪绝对是一大功臣。轰坐在角落里这么想道。


整场舞会,除了刚开始尴尬的那几个动作外,轰就没有更多的参与了。他安静地坐在一旁,礼貌地拒绝了5个还是6个借着酒精壮着胆子来邀他做舞伴的女孩。他并不急于离开这片嘈杂,早上已经练过琴,也跟那家伙打过招呼会稍晚回去。比起一个人在房间里清点初中生涯的种种,他还是更乐意在喧闹的人声和跳跃的琴声中放空。


好吧,其实放空也不太容易。那琴声充满侵略性地冲击他的鼓膜,全然不像一架普通的立式钢琴发出的声音。这个离调和弦还挺妙的,他恍惚地想。略微挪动眼球,看着不远处黑色木块后起起伏伏的金发,轰不禁感叹,这大概第一次听他用那么大的力道吧,是因为这特殊的一天吗?

-

轰并不认识爆豪。他当然知道这个名满校园的天才,但他确信对方对他一无所知。关注爆豪胜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对于同样弹琴的自己来说更是。这个人能在艺术节上弹一般初中生想都不敢想的炫技曲目,能在十大歌手决赛以迷人的弹唱夺得冠军,也能在合唱比赛中弹出流水般温柔灵动的音色。与其说他是一只自由翻飞的雄鹰,不如说他一会儿是游鱼,一会儿是猛兽,一会儿是迁徙的群鸟……说得不好听一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爆豪胜己的门道他能看懂,却总也看不透。


跳舞的人渐渐变少。不少人之前都没接触过酒精,即使是低度数的饮料也能放倒他们,尤其是女生。随着夜色浓厚,家里有门禁的人也渐渐开始道别,地上的西装外套被一件一件认领,音乐变回古典的华尔兹,少年少女在随意的舞姿中喃喃低语。


11点的铃声打响,舞会的尾声也结束了。各班留下的干部确认完同学们的安全,帮忙打扫完礼堂,也都抱起外套准备离席。这时,只听见爆豪胜己的声音相当首尾呼应地炸响在耳边:


“什么?这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我管你什么理由,快点带人过来,作为大人一点信用也没有吗?哈?已经回去了?招呼都不打一……”


对方似乎也生气地说了些什么,爆豪面上露出了罕见的尴尬:“……啊,是吗……抱歉,但还是很不负责任啊!好吧好吧我自己解决!真是的!”


一边“啧“一遍挂断电话的爆豪抬起眼,看到被他一通暴躁电话牵住脚步的班干部们,忽然露出了招牌恶人笑:


”啊,还没走啊?正好,帮忙把琴搬回去吧!“


看了看爆豪的眼色,没来得及开溜的轰发现自己好像也莫名其妙地被算在了壮丁行列。

“啊——累死了!“


在爆豪一路大呼小叫中,全校唯一一架钢琴总算回到了原位。一行人松了口气,互道了几句毕业快乐,也就都面带笑容地离开了。刚踏出舞蹈教室的C班班长回头刚想开口叫 “爆豪“,不料看到窗边另一个不太熟的身影,立即改口:”你们还不走吗?再晚点楼管大妈要来锁门了吧。”


“啊,我看看这家伙出没出什么问题。“爆豪从琴前抬起头,指指面前的大家伙,”你们快回去吧,毕业快乐。”


“嗯,毕业快乐!”


看到那人转身离开,爆豪坐回琴凳,慢慢地过了几条音阶,拿绒布擦净瓷面上的指纹和灰尘,才直了直腰,考虑要不要趁这个好时机自己霸占一小会儿教室。


”爆豪同学。”


爆豪几乎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才想起来还有个家伙没回去。那人一声不吭地帮忙把琴搬好后就消无声息地站在窗边,要不是刚刚那句话,他都忘了教室里还有一个人。”怎么了?“这人好像没有要回去的样子啊,要不直说让他先走吧……


“能麻烦你先回去吗?”窗边的人半转过身,露出一只被深色疤痕包围的眼睛,“真的不好意思,但是就请你当是帮我个忙吧,拜托了。”


自己的台词被对方说出口,本来心里隐隐的那点不爽,却被那真的带了一丝丝哀求的表情浇灭了。他皱皱眉,习惯性地“啧”了一声:“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用不着这么说话。”语毕就拎起桌上的外套。走出教室时他还犹豫了一瞬,要不要跟那人道一句“毕业快乐”,但是总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他似乎是不想让人打扰吧。于是还是迈开腿走人了。


11点的学校,他不是没有见过,但今天感觉却不太一样。虽然初一初二还在备考,明天还会出现在各自堆满书籍的座位上,但人去楼空的感觉挥之不去。脚步渐渐放缓,他走出楼门时抬头望天,看见漫天薄云,和薄云遮不住的明亮月光。


那家伙一直在看的就是这幅景象啊……的确值得驻足。


云如丝如雾地游走,与明月光在夜空缠绵,他心里小而清晰地响起一条旋律。那时候德彪西看到的月色也不过如此吧,爆豪这么想着,轻轻闭上眼睛。


然而耳边却若有若无地响起了另一条旋律。


他疑惑地睁开眼,细细分辨那乐曲,以及旋律的来处。寻着声音,旋律越来越清晰,在他想起曲名的同时,他也找到了琴声的来源——


刚刚那个拜托他先走的人,正在舞蹈教室里弹舒曼的《童年情景》。


啊啊,他听过这套曲子,也弹过其中的几首,那还是在很小的时候。老师听完他的演奏后笑着说,这曲子果然不太适合给孩子弹啊,让他一头雾水又满心委屈。一回到家,他就按照老师的建议听了大祭司的演奏。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他面上不承认,心里里却默默说:好吧,等长大以后,我也能弹得那么好。


长大以后却忘记了,要不是因为今天这谜一样的经历。


他回忆起童年听过的那套录音,那演奏中的暖意与温柔他现在还记得。但耳边明明是同样的旋律,他却能感到清冷。那触键和旋律的流动所带出的情感的的确确是温柔,但仿佛隔了一层什么,可能是影子,可能是冰,可能是云。这份情绪自始至终,连诗人道出的话都仿佛结了一层霜。


诗人的……话?爆豪忽然惊觉,自己竟在窗外听完了整部套曲。将近20分钟。


回过神来的爆豪几乎要为自己这莫名其妙的行径发怒了。他果断地转身离开,迈开的步子似要踩碎那些无由的混乱、不甘,和感动。

 -

弹下最后一个和弦,手指克制而稳健地停驻,直到余音自然消散。轰的肩膀几乎在一瞬之间垮了下来,被控制许久的呼吸稍显急促,额上都出了一层薄汗。他仿佛这时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而他肉身的耳朵已经听不见一点方才的回音了。这样弹多了怕不是会折寿吧,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逗笑,眼睛微微地眯了一下。稍微缓过神,轰才开始回味刚才的演奏。他在演奏时其实并没有刻意去想什么情景,但每当回味之时,却总能想起过去的种种,虽然常常和标题不大相符。异国和异国的人们——院落的摇椅上,母亲盖着毯子享受冬日的暖阳,看向他的眼睛背了光;孩子的请求——幼小的他带着白天的忐忑不安,在母亲怀里不算安稳地睡去;在壁炉旁——他和哥哥姐姐们将摘来的花编成大大小小的花环,带在母亲的发间和手腕上……


这样的月色,果然总会想到母亲。他将额头抵在琴上,伸长手臂一把抓住琴边的绒布,轻轻地将琴键上的汗水擦净。我大概真的有些累,轰想着,不然又为何会感觉,手背上覆着一只久违的,温暖的手呢?


还是这只手,教会他写自己的名字,将滚烫的开水泼在他眼上,在离开时颤抖着握住他窄小的肩膀。她现在应该过得还不错吧,至少比以前要好,虽然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了,大概是因为感到相互亏欠。如果伤害他就能离开那个家伙,也未尝不可。如果放弃他就能让生活回归正轨,也未尝不可。毕竟,这都不是她的错。


轰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总像个怨妇一样很惹人厌。他快速擦好琴键,合上琴盖,回到正确的样子,就像把一切不正确都关进了琴里。


啊,游鱼、猛兽,或迁徙的飞鸟,哪怕能成为其中一个……


他回头看了眼空荡荡的教室,摇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脑袋,彻底关上了门。


TBC


老福特首发正经文献给爆轰!

大概是个4w字上下的中篇,社畜比较忙大概不会更得很勤,我尽量今年完结……(喂

主标题是舒曼的《克莱斯勒偶记》,本章标题就是轰弹的《童年情景》啦。

本人并非音乐专业,就是个业余拉大锯的,不知道为什么要作死写双钢琴paro……(大概是双小提琴在台上能装的b太少w)如果文里有硬伤请大家指正!

如果有感想的话也请多多留言,写手生涯刚刚起步,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建议,然后产更好的文出来~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55)